Sony与日本计程车合作AI 让乘车需求更具效率

指出,Sony将以旗下人工智能技术与包含Green Cab公司、国际自动车公司 (Kokusai Motorcars)、寿交通公司 (Kusumi Transportation Corporation)、大和自动车交通公司 (Daiwa Motor Transportation)、Checker Cab无线协同组合、日之丸交通公司 (Hinomaru Kotsu)在内6家日本在地服务业者合作,让计程车搭乘需求能以更具效率形式媒合。

Sony最早从1990年开始投入人工智能技术研发,近期也强调将在智能型手机、机器狗aibo与等产品大量导入人工智能技术应用,而此次宣布与东京地区6家计程车业者合作,预计将使境内超过1万台计程车可藉由人工智能技术快速媒合有乘车需求用户,同时也能配合重大活动预先分析是否必须增加计程车排班数量,例如针对即将结束的活动地点判断是否必须提前安排车辆前往接驳,藉此紓缓庞大人潮离开。

而藉由人工智能安排乘车资源,预期将使人工智能技术将可成为Sony全新获利来源之一,同时Sony未来也将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更多有机会成长市场,进而为Sony创造更多获利空间。

目前日本境内由于对于商用车辆有相当严格管理与限制,因此车辆搭乘服务依然是以传统计程车为主,因此诸如Uber等App叫车服务除了与计程车业者合作,否则很难在日本市场发展,也因此Sony才会选择与计程车业者合作,并且预计藉由人工智能技术让计程车搭车需求更容易被媒合,藉此让搭车接驳服务有更好使用效率。

李开复:未来将会有「名存实亡」的工作

未来30年内,人工智能可能带来太多人类目前还不理解的社会现象,不理解就可能会带来麻烦甚至是灾难。首当其冲的就是取代人类的工作,甚至会让部分人失去「生而为人」的意义。

当人工智能开始从实验室走向更为广泛的应用时,它就不再仅仅具有技术上的冲击力,而是会越来越明显地影响到人类经济社会的运行。人工智能使人类获得更大解放的同时,也带来了失业,收入差距拉大等负面影响。

而且,它来得是这么快。一切都网络化以后,人工智能只要把数字拿来算一算,推一推,就可以做出各种比人更精确的决策,判断,预测,分类。

我在新书“AI未来”。里也对这个话题做了系统分析:「华尔街的交易员,这个曾经很光鲜的职业很快消失了;未来的保安也会部分消失,因为摄像头的监控,加上一些机器人巡视,已经不需要保安了;司机可能也会消失,还包括一些非常高端的白领,比如说放射科医生,他们的看片能力不如机器人」。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分析人工智能取代工作岗位,不能仅仅用传统「低技能」对比「高技能」的单一维度来分析。人工智能既会产生赢家,也会产生输家,这取决于具体工作内容。尽管人工智能可以在基于数据优化的少数工作中远胜人类,但它无法自然地与人类互动,肢体动作也不像人类那么灵巧,更做不到创意地跨领域思考或其他一些需要复杂策略的工作(因为这些工作投入的要素和结果无法轻易量化)一些人类看上去很难的工作,在人工智能看来可能非常简单;一些在人类看上去很简单的工作,可能却是人工智能的死穴我们可以用以下两张图来说明:

对于体力劳动来说,X轴左边是「低技能,结构化」,右边是「高技能,非结构化」.Y轴下边是「弱社交」,上边是「强社交」。脑力劳动图的ÿ轴与体力劳动一样(弱社交到强社交),但X轴不同:左侧是「优化型」,右侧是「创意或决策型」如果脑力劳动的重点是将数据中可量化的变量最大化(例如设置最优保险费率或最大化退税),就归类为「优化型」的职业。

这几条轴将两张图各分为四个象限:第三象限是「危险区」,第一象限是「安全区」,第二象限是「结合区」,第四象限是「慢变区」。工作内容主要落在「危险区」的工作(如卡车司机等)在未来几年面临着被取代的高风险。「安全区」的工作(如心理治疗师,理疗师等)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不太可能被自动化「结合区」和「慢变区」象限的界限并不太明确:尽管目前不会完全被取代,但工作任务的重组或技术的稳定进步,可能引起针对这些工作岗位的大范围裁员。

在左上角的「结合区」中,大部分计算和体力性质的工作已经可以由机器完成,但关键的社交互动部分使它们难以完全自动化。所以,最可能产生的结果就是幕后优化工作由机器完成,但仍需要人类员工来做客户的社交接口,人类和机器形成共生关系。此类工作可能包括服务员,理财顾问甚至全科医生。这些工作消失的速度和比例取决于公司改造员工工作内容的灵活程度,以及客户对于与计算机互动心态的开放程度。
落在「慢变区」的工作(如水暖工,建筑工人,美术设计师等)不依赖于人类的社交技能,而依赖灵活和巧妙的手工,创造性或适应非结构​​化环境的能力。这些仍是人工智能的短板。由于不断发展的技术会在未来几年中慢慢提升这些短板,所以此象限中工作消失的速度,更多地取决于人工智能能力的实际扩展。

在我看来,警告,悲观,恐慌是「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杞人忧天。撕掉标签,人工智能,既不是「人」,也没有那么「智」。它只能成为人类的工具,不可能取代人类的所有工作。对职场人而言,来自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算法的压力是巨大的,但前景并不完全黯淡。人工智能将会取代目前由人类员工从事的许多工作,在某些行业,这种趋势已经开始显现,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有些工作并不能被取代。

日常生活也能用脸解锁!讯连进军AI刷脸市场

AI 人工智能驱动刷脸科技浪潮,深度学习技术及尖端硬体的叠加,更令终端应用百花齐放。讯连科技及玩美移动于AI 人脸辨识领域有丰富经验及开发实绩,在过去数年来,打造出玩美彩妆、美妆大师、PerfectCam、AI 肤质检测等基于脸部辨识的成功产品及应用。透过FaceMe脸部辨识技术的发表,讯连科技进一步将脸部辨识、五官定位和特征撷取等核心,透过SDK 开发套件授权方式,提供Windows、 Linux、iOS 和Android 等平台之开发套件,可加速软硬体厂商、系统整合商于开发脸部辨识相关产品应用之时间。

「当AI 与脸部辨识及情绪分析等突破性技术交融在一起,便能为市场提供更个性化的应用服务。」讯连科技董事长暨总经理黄肇雄表示:「讯连所打造的尖端FaceMe脸部辨识处理引擎,旨在提供最强大且可弹性运用之刷脸核心技术模组,更将与大数据整合,并携手国内外系统厂商,强化业者及消费者的便捷体验。」

讯连科技FaceMe 脸部辨识核心系透过深度学习演算法的打造。透过单镜头辨识,快速且精准侦测脸部多重定位点,并与人脸影像资料库进行身分特征比对,将取代登入密码或扫描通行证等传统查核步骤,大幅节省时间和人力成本。 FaceMe 的技术错误识别率FAR: False Accept Rate 更低于百万分之一(10-6)、于超高精确度模式Ultra Precision Model可达到98.5% 之认出率TAR: True Acceptance Rate,其精确之辨识能力,可协助打造智慧门禁、智慧安控等系统。而针对Linux嵌入式系统、行动装置,FaceMe 亦提供档案大小低于 5MB 之基础核心,方便App开发商、嵌入式系统开发商打造相关应用。

以智慧零售应用来说,商家可整合FaceMe SDK,侦测柜位热区及VIP 客户到店管理、来客情绪分析等,建立以脸部辨识为基础的客户关系管理CRM,打造更多客制化专属行销服务。

此外,讯连科技亦于会中演示了透过人工智能打造之视讯画面背景模糊、AI 艺术风格创作、脸部辨识相片管理等多样化应用及服务,展示讯连于AI 技术之投注及多样化应用。

科技巨头为何争先研发人工智能芯片?

美国科技巨头谷歌(Google)和脸书(Facebook)都在开发人工智能芯片,连苹果(Apple)公司也在投入这一领域的研发。阿里巴巴也接连两天释放自行研发芯片的消息,是因为受到中兴引发的中国缺「芯」痛刺激,还是另有原因?

科技巨头争先研发人工智能芯片
目前,海外科技公司纷纷积极研发芯片。这么多科技巨头争先研发人工智能芯片的原因是什么?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报导说,这些公司都认为,自行研发芯片可以帮助人工应用程序更好运行,同时降低成本,因为把这些服务投放在数据中心成百上千台计算机上的费用并不便宜。

此外,此举还可以减少他们对现有的少数芯片供应商英伟达(Nvidia,台湾称辉达)的依赖,并让图形处理更适应现代人工智能应用。本周稍早,脸书(Facebook)也透露了正在探索芯片开发,也许那一天脸书也开发出自己的人工智能芯片。去年,脸书就跟英特尔公司共同开发一种新的人工芯片。这种人工智能芯片可以改善内部研究人员的操作。更快的培训系统意味着更快的客户体验,同时也能为使用脸书应用程序的数十亿人提高系统计算的效率。

不过,脸书推动的人工智能芯片与阿里和谷歌不同,前者不以为客户提供性能提升的创新型硬件为目的。与此同时,苹果在其顶级iPhone X系列手机中,为芯片构建了「神经引擎」元素,微软也在为其HoloLens混合真实感耳机的下一个版本开发人工智能芯片,还有汽车特斯拉一直在开发汽车人工智能芯片。

本周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表示,将为其云服务提供自己可用接入的芯片。阿里巴巴(简称阿里)周四(4月19日)对外宣布,其新近成立的研发机构——探索冒险动量和展望学院——将致力于研发名为Ali-NPU的人工智能芯片,该芯片可供任何人通过公共云服务使用。

阿里的发言人说,这是为了加强阿里云,并为很多领域的商业活动和未来的各种人工智能需求带来可能。根据调查公司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数据,去年第四季度,阿里巴巴占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的份额约4%,比亚马逊、微软、IBM和谷歌都小。

但跟英伟达在数据中心的GPU业务相比,阿里和谷歌的芯片服务项目仍相对处于初级阶段。同时,阿里和谷歌都在跟英伟达合作,通过英伟达的中央处理器(CPU)为自有客户提供云服务。

为了提升芯片研发,阿里已在全球不同地点开设研发办公室,比如华盛顿州贝尔维尤就有一处,靠近微软公司总部。去年,阿里巴巴在矽谷办公室还聘请了高通前员工梁汉(Han Liang )为「人工智能芯片架构师」。同时,阿里巴巴正在通过招聘找更多的人士投入该办公室。

在此之前,阿里还投资了寒武纪、Barefoot Networks、深鉴、耐能(Kneron)、翱捷科技(ASR)等五家芯片公司。到周五(20日),阿里突然宣布全资收购中天微系统有限公司。中天微是中国国内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中央处理器)知识产权核(IP Core)公司。

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或受影响
虽然这些科技巨头都投入芯片开发,但是谷歌和阿里的人工智能芯片是专用于数据服务,他们的数据中心服务器需要更多的电力、直接的网络连接和更多的数据存储。CNBC报导指,你有芯片,我有芯片,每个人都有芯片,这种趋势最终可能威胁到大买家和大供应商之间的传统关系。英伟达(Nvidia,台湾称辉达)作为少数国际芯片供应商之一,会发现当过去这些大买家的自有芯片变成熟后,它的数据中心业务可能受到影响。英伟达是一家以设计图形处理器为主的半导体公司,总部设在美国矽谷,是目前驱动人工智能程序的最常用的芯片,由美籍华人(出生在台湾)黄认勋创办。

中美贸易可谈-人工智能科技之争难解

中共规划到2030年人工智能欲抢占全球未来科技的制高点,用「一个国家」对抗外国「一个企业」的巨资发展模式,引起人工智能领域对中共野心的关注。这也是川普(特朗普)政府希望能予以纠正的中共贸易政策之一。有分析指,中美目前针锋相对的贸易行动更似一场秘而不宣的「科技比试」,为赢取未来的经济增长支柱产业而战,或曰「中美贸易可谈,人工智能科技之争难解」。

自2017年中共国务院发布第一个人工智能规划,提出2030年要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A)创新中心,引发外界对中共高科技野心的再次关注,因为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有朝一日会成为计算机技术的基础。

本文将分析全球AI芯片格局、外界对中共巨资投入AI的看法,以及美国政府在加紧审查AI领域并购以及合作事宜的最新动态。

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排行榜,华为是唯一一家入选的中国企业,排行12位。 (Compass Intelligence)全球AI芯片公司排名 七家美国公司进前十名人工智能作为未来新技术,吸引世界各大科技巨头投入重金研发。不过,要形成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技术并不容易,对厂商的技术实力有很高的挑战。在硬件方面,人工智能需要以AI芯片为依托,但目前有能力自研AI芯片的厂商并不多。

本周,市场研究机构Compass Intelligence公布一份全球AI芯片公司排名。排名第一的是美国企业显卡厂商英伟达(Nvidia),同时前十名中有七家美国公司。

今年1月,英伟达在电子消费展(CES)上发布针对自动驾驶市场的超级AI计算芯片,每秒可以执行30万亿次的深度学习计算,于此名列第一名。随后的AI公司包括:英特尔、恩智浦半导体(NXP)、IBM、AMD、谷歌、ARM、苹果、高通、博通和三星。评分上来看,只有英伟达和英特尔两家公司的AI评分在90分以上。

华为因2017年推出手机人工智能芯片获得67.5分,进入榜单、排第12位,是中国排名最高的厂商。绝大部分排前十名的公司都是凭借硬件入围,像谷歌这类互联网企业较少。业内人士分析说,在AI技术中,软件算法固然也重要,但底层和基石还是要靠AI芯片。

中国要想在AI技术上领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具备自主芯片研发技术。而4月中旬中兴因违反跟美国政府的和解协议,被激活7年芯片采购禁令,已经凸显中国在自主芯片研发上的软肋。

中共巨资投入引警惕 遏制创新怎么发展AI
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执行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7年曾公开向美国示警,未来5年,美国纵然在人工智慧(AI)领域持续领先中国,但中国「将很快赶上来」 ;到了2030年,中国将主导整个AI产业发展。他呼吁,美国政府绷紧神经,尽快把AI发展写入国家战略。

施密特的担心并非危言耸听。根据2016年10月白宫的一份人工智能报告提到,中国在深度学习领域发表的文章数量已超越美国,同时,中国学者提交的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专利在近几年内增长了2倍。

虽然学界认为数据并不能反应质量,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研究成果依然在美国。但是这已足够提醒美国政界以及科技界紧绷神经、加快前行。

外界认为,中国人很聪明,但中共现行的研发体制一直在遏制创新,推动人工智能研发的效果一定会被大打折扣。

「政府不可能通过砸钱就能获得创新,这只会导致更多的腐败和官僚主义。」卡耐基梅隆大学工程学院研究员瓦德瓦(Vivek Wadhwa)说。他曾著有《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员:我们的技术选择如何创造未来》一书。

瓦德瓦认为,中共要实现人工智能的宏大目标存在很多障碍,因为创新的源头是「具有不同想法、敢于冒险以及挑战权威的人」。

「在承受风险和技术发展方面,中共只是一个孩童,而美国是领导者」,他举例说,科技创新和研究项目在美国各地进行,不像在中国只有「少数大公司和政府实验室」在进行。

多伦多大学商业教授、《预测》一书作者甘斯(Josha Gans)认为,非常关键的一点是「中国科技巨头并非独立于政府运作,这让其研发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而目前虽然不清楚美国政府对AI研发的未来支持变动,但美国「仍然拥有最具活力的创新经济」。

他说,比数据更重要的是创新和科学研究。在科研的许多重要方面,美国的AI行业都更加自由,他认为,美国未来依然是AI科学前沿的领导者。

而4月,美国政府对中国通讯巨头中兴通讯的出口制裁也再次证实,中共在基础研发方面,尤其是自主芯片领域的缺「芯」常态。

美企的现实困境:市场与技术的权衡取舍
在面对中共国家支持的发展人工智能竞赛中,美国企业的处境相当尴尬:一方面美国大的芯片高科技企业有较大份额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他们也为中国机构或公司提供技术培训、训练本地研究人员,以及合作研发。

因为中国人口数量庞大,人工智能依赖于大的数据,这也是西方公司纷纷进驻中国、合作研发的一个原因。在中国设立人工智能公司马龙科技的首席技术官斯科特(Matt Scott)表示,这个领域存在跨界合作。 「有时我们合作,有时互相挑战,有时也互相激励。」马龙科技与清华大学合作创办联合实验室。而斯科特10年前是微软的机器学习工程师。

有时候,甚至西方公司为了中国市场甘愿送上门。 《纽约时报》去年11月曾报导,在华盛顿官员开始阻止中共收购高科技企业时,一家美国公司用了一个办法帮助中方躲开限制。

超微半导体公司(AMD)通过授权代替出售,将它独家的微芯片设计寄往中国,逃避当局审查。中方企业在获得该项技术后,开始制造自己的产品,而超微半导体公司从中也获得丰厚回报。

而IA芯片排名第一的英伟达公司,去年推出新款绘图处理器后,也向全球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发放30套样品,其中有三位研究人员都是跟中共政府合作的人士。

英伟达公司表示,派发样本是帮助扩大产品销售的常见做法。同时,它还为使用其芯片的中国机构或公司提供技术培训、训练本地研究人员及本地研发。该公司有两成业务来自中国,目前未在中国大陆成立合资公司。

不过,卡耐基梅隆大学瓦德瓦认为,外界可能夸大了中共现在的大数据优势。他表示,新的人工智能技术跟今天的工作原理完全不同,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不再需要那么大的数据。同时,他也提醒说:「中共窃取(技术)跟其他国家不一样。」

再退一步说,即便中共巨资投入人工智能研发,美国企业的在华合作、合资公司也很难直接收益,因为其已被视为超越对象、并早被排挤到在收益对象之外。

美警惕中共国家资本扭曲全球供应链
上周五(4月27日)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美国政府可能会扩大审查人工智能(AI)等高科技领域的中美企业非正式合作。

中共公然无视知识产权规则和盗窃商业秘密的行为一直在激怒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近期提出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作为因担心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以及美国技术被强制转让的严厉惩罚。

同时,川普政府正加强对中资企业在美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并购审查。过去,美国政府对投资和企业并购领域的审查很少与国家安全挂钩。

不过,目前审查企业非正式合作只是初步构想,并不清楚川普政府或美国会是否会行动,也不明确哪些企业的非正式合作会被纳入新的审查范围。

一位为国会议员修订与加强美国的外国投资规定提供咨询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我认为除了加强监管之外别无选择,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最终结果将是中国(中共)企业发展壮大,他们将在10到15年的时间里挑战我们的公司。」

人工智能领域受特别关注是因为该技术可能被运用到军事领域。同时,它也是中共列入「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产业之一。

 

脸书在西雅图开设人工智能实验室

近日,脸书公司技术总监麦克·帅福(Mike Schroepf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脸书公司将在西雅图建立人工智能实验室。脸书的这个举措是为了借助人工智能来提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以抗衡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大公司日趋激烈的竞争压力。

这个新建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将由来自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卢克·宰头莫噎(Luke Zettlemoyer)以兼职雇员的身分主导。之所以这样安排原因有二,一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项人才严重供不应求,不可能同时满足学界和业界的需要。二是脸书公司希望学界精英能够从实际工作中获取宝贵的经验,从而改进教学内容和调整科研方向,既培养出符合市场需要的人才,又能够推动科研成果实用化。据悉,卢克·宰头莫噎教授将负责开发具备人工智能的计算机阅读软件,使得脸书公司能够对用户发布的讯息进行自动过滤。

在过去的5年里,人工智能被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在科技产品中,从数字化助手到网络翻译服务,再到无人驾驶技术等等,而且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加入了抢夺人才的行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人工智能领域将一直呈现加速增长的趋势。

渥太华峰会召开 讨论如何成为人工智能中心

据CBC新闻报道,周四(24日)渥太华在阿冈昆学院举行首次关于人工智能的峰会「Impact AI」,有包括律师、审计员、医务专业人士的550人参加,会上讨论了人工智能对各个行业领域的影响,以及本地如何成为人工智能中心的议题。

峰会的主办方–MindBridge AI公司总裁Eli Fathi在会上强调,人工智能将改变一切,而加拿大应该在这个方面有所建树。他说,现在从审计员到律师,甚至医疗机构等都已经开始使用人工智能以及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来服务大众。他还说,他的公司出售相关软件到审计部门,审计员可以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研究,从而发现潜在的市场风险。

Fathi表示,本地运用人工智能的公司不断增长,然而大量资金投入到多伦多、蒙特利尔或者阿尔伯塔等地,渥太华应该得到投资。

峰会也吸引了其他地区的专业人士。从多伦多专程赶来的律师行创新主管Carla Swansburg谈到人工智能在法律服务方面的发展。她说,已经开始使用人工智能来分析法律合同,例如从400个合同里找到特定的对象,人工智能远比手工处理来的更加方便。

此次峰会的另一个主题是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参与到人工智能的研究活动中来。在30名与会的发言人中,有10名为女性。主办者希望研究人工智能的人更加多样化,从而引起更多的关注。他们还希望这样的会议每年都会举行。

脸书谷歌齐上阵-开发人工智能下围棋

现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似乎无所不能:1997年,IBM制造的「深蓝」在国际象棋(又称西洋棋)中击败了国际特级大师卡斯帕罗夫,战绩为三胜三和,卡斯帕罗夫未能赢得一局;2011年,还是IBM开发的「华生」参加美国游戏节目Jeopady!,有史以来第一次和人类选手对决。华生以一胜二平的纪录,击败了连续获得75场胜利的参赛者。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但是至今,超级计算机对中国围棋仍然望洋兴叹。对于这种看似简单、规则不多的游戏,最好的人工智能设备仍然无法同人类选手比肩。脸书和谷歌公司均已成立项目组,开发能称霸围棋的软硬件。

围棋起源于古代中国,是世界最古老的棋类游戏,属四艺之一(琴棋书画)。围棋还有「弈」、「碁」、「手谈」等多种称谓。正史中关于围棋的记载最早出现于《左传》之中,时间约为公元前6世纪。

围棋盘由19条横线19条竖线组成,棋子落在横线与竖线的交叉点上,方格中不能放入棋子。围棋子分为黑白两色,黑、白各180子。虽然规则简约,数学学者已证明,围棋在所有棋类游戏中复杂度最高,其可能出现的走法超过宇宙中可观测原子数量亿亿倍。想在这些可能的对局中找出必胜之道,就连「深蓝」和「华生」也只能自叹弗如。

本森(Matthew Bengtson)是费城围棋俱乐部主席。他是位钢琴师,同时是国际象棋大师。 28岁时,本森迷上了围棋。他说,下围棋和棋的机会不多;和国际象棋与跳棋不同的是,围棋中执黑先发者并无明显优势;此外,围棋对局时千变万化,很难出现棋局完全重复的情况。

围棋比国际象棋要复杂得多。一般认为,掌握围棋需要更接近于人的模式识别和直觉判断能力。因此,美国技术公司在开发人工智能时,很多都把围棋作为他们的终极目标。

脸书公司的围棋项目使用了两种最新的计算技术:深层卷积神经系统和蒙特卡洛树搜索。前者用类似人脑的模糊算法来学习和识别棋盘上大尺度模式的重要性,后者则根据前者的信息制定出某一特定区域的具体战术。脸书开发者透露,100次对局中,他们的技术已经能击败当下最好的开源围棋软件95次。

去年11月,谷歌公司的DeepMind研究组也宣布将开发针对围棋的人工智能系统。本森说,他喜爱围棋还有另一个原因。现在的超级计算机已经让国际象棋失去了「神秘性」,而围棋的神秘性将持续下去。 #

德勤人工智能引发热议

人工智能(AI)技术近日再度成为焦点。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连续第二天败给Google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AlphaGo,令外界忧虑人工智能最终会否取代人类。而四大会计师行之一德勤,最近公布引入AI,亦引发热议。

四大会计师行之一德勤和Kira Systems联手,引入人工智能,以减少员工审阅文件工作。

德勤美国创新团队常务董事Craig Muraskin称,这一能力在市场上有广泛的应用,因为大量阅读文件支撑了很多紧迫的商业活动,包括调查、合并、合同管理以及租赁协议。通过与Kira Systems合作,可以减少阅读时间,使得人才投入到更有价值的工作中,将更加关注战略方面的事务。

取代职能 取代不了人脑
被问到会否担心会计师被淘汰,有曾在四大会计师行工作的资深会计师表示,简单的工作会被淘汰「势在必行」,德勤2-3年前已经开始运行这个系统,意味着未来有大批人士会被下岗。他指,人工智能发展下去,变成不需要人去做某些工作了,等于取代人的部份职能,只是人脑取代不了而已,对会计师行业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不过,也有传统会计行不太担心这种趋势。因为会计师行靠的是诚信,很多客户都属于长期客户,工作性质较为简单,主要是报账等,「人工智能未必用的上。」

AI或让人类丧失斗志
对于AlphaGo战胜李世石,前Google高层李开复指,虽然机器于逻辑分析推算方面,能力会远超人类,但是依然是属于人类操控的工具。至于AlphaGo这类的「人工智能」机器,真正可能带来的危机,不是奴役人类,而是让人类丧失斗志,无所事事。

他表示,「人工智能」技术可能辅助专家,也可能取代专家。 「非专家的工作者很多将会面临失业。未来10年,大部份今天的人类工作可被机器取代。机器将取代许多的护士、记者、会计、教师、股票理财师等工作。任何带有『助理』、『代理』或『经纪』等字样的职位都很可能被取代。」

专家:恐有潜在巨大危险
微软公司创办人盖茨(Bill Gates)曾表示,低度人工智能可成为替代劳工的工具,但恐数十年后出现的「超级智能」系统,会「厉害到令人担忧」。

法国专家卡纳斯亚也认为,随着人工智能的进一步开发,当然存在着潜在的巨大危险,倒不是技术本身的问题,而是使用这种技术去做什么。《经济学人》杂志2014年调查显示,未来20年最有可能被机械人抢走饭碗的岗位包括低端制造业的生产、销售、会计等,而技术含量高的牙医或者类似于心理学家的情感辅导人员,甚至是运动员教练等属于替代性较低的职业。

人工智能威胁-华尔街白领也饭碗不保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有望使很多服务性工作实现自动化,以至于很多人可能很快会失去工作机会,这其中包括年薪为35万至50万美元的华尔街白领阶层。

白宫估计,那些时薪不足20美元的人,失去工作的机会高达83%,比如客户服务代表这类的职位可能很快就会销声匿迹。

「商业内幕」报导说,不只是一些低收入职位危在旦夕,人工智能也可能导致高收入的人群失去就业机会,其中包括美国华尔街的白领阶层。

Kensho公司的创办人丹尼尔‧纳德勒(Daniel Nadler)认为,到2026年,33%至50%的财务人员将失去他们的工作,取而代之的是自动化软件。其结果是,大型财务公司如高盛等,其规模将显著地变小。高盛实际上是Kensho公司的一个巨大的投资者。

Kensho公司进行数据分析工作,利用数据库生成财务分析报告,本质上做的是研究人员和分析师所做的工作。比如,如果键入「叙利亚内战」,你会得到一些数据集,显示出石油和货币等主要资产在叙利亚冲突中是如何反应的,纳德勒说,这种几分钟时间的搜寻,如果交给年收入为35万至50万美元的雇员来做的话,可能会花掉他们大约40个工时。

美国布朗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迈克尔‧利特曼(Michael L. Littman)解释说,在任何有固定规则的游戏中,人工智能就会赢。

谷歌旗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公司曾在2月份公布一个视频,展示了其最新的机器人的性能。该视频在网上疯传。

谷歌发言人考特尼‧霍内(Courtney Hohne)说,「(该视频)激发科技媒体界的兴奋,但我们也开始看到它的一些可怕的负面影响,准备取代人的工作。」

彭博社17日报导,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正试图出售波士顿动力公司,谷歌在2013年底购买了这家公司。其中潜在的买家是日本汽车制造商丰田和亚马逊,这两家公司拥有机器人事业部,专注于实现其仓库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