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可谈-人工智能科技之争难解

中共规划到2030年人工智能欲抢占全球未来科技的制高点,用「一个国家」对抗外国「一个企业」的巨资发展模式,引起人工智能领域对中共野心的关注。这也是川普(特朗普)政府希望能予以纠正的中共贸易政策之一。有分析指,中美目前针锋相对的贸易行动更似一场秘而不宣的「科技比试」,为赢取未来的经济增长支柱产业而战,或曰「中美贸易可谈,人工智能科技之争难解」。

自2017年中共国务院发布第一个人工智能规划,提出2030年要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A)创新中心,引发外界对中共高科技野心的再次关注,因为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有朝一日会成为计算机技术的基础。

本文将分析全球AI芯片格局、外界对中共巨资投入AI的看法,以及美国政府在加紧审查AI领域并购以及合作事宜的最新动态。

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排行榜,华为是唯一一家入选的中国企业,排行12位。 (Compass Intelligence)全球AI芯片公司排名 七家美国公司进前十名人工智能作为未来新技术,吸引世界各大科技巨头投入重金研发。不过,要形成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技术并不容易,对厂商的技术实力有很高的挑战。在硬件方面,人工智能需要以AI芯片为依托,但目前有能力自研AI芯片的厂商并不多。

本周,市场研究机构Compass Intelligence公布一份全球AI芯片公司排名。排名第一的是美国企业显卡厂商英伟达(Nvidia),同时前十名中有七家美国公司。

今年1月,英伟达在电子消费展(CES)上发布针对自动驾驶市场的超级AI计算芯片,每秒可以执行30万亿次的深度学习计算,于此名列第一名。随后的AI公司包括:英特尔、恩智浦半导体(NXP)、IBM、AMD、谷歌、ARM、苹果、高通、博通和三星。评分上来看,只有英伟达和英特尔两家公司的AI评分在90分以上。

华为因2017年推出手机人工智能芯片获得67.5分,进入榜单、排第12位,是中国排名最高的厂商。绝大部分排前十名的公司都是凭借硬件入围,像谷歌这类互联网企业较少。业内人士分析说,在AI技术中,软件算法固然也重要,但底层和基石还是要靠AI芯片。

中国要想在AI技术上领先,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具备自主芯片研发技术。而4月中旬中兴因违反跟美国政府的和解协议,被激活7年芯片采购禁令,已经凸显中国在自主芯片研发上的软肋。

中共巨资投入引警惕 遏制创新怎么发展AI
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执行董事长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7年曾公开向美国示警,未来5年,美国纵然在人工智慧(AI)领域持续领先中国,但中国「将很快赶上来」 ;到了2030年,中国将主导整个AI产业发展。他呼吁,美国政府绷紧神经,尽快把AI发展写入国家战略。

施密特的担心并非危言耸听。根据2016年10月白宫的一份人工智能报告提到,中国在深度学习领域发表的文章数量已超越美国,同时,中国学者提交的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专利在近几年内增长了2倍。

虽然学界认为数据并不能反应质量,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研究成果依然在美国。但是这已足够提醒美国政界以及科技界紧绷神经、加快前行。

外界认为,中国人很聪明,但中共现行的研发体制一直在遏制创新,推动人工智能研发的效果一定会被大打折扣。

「政府不可能通过砸钱就能获得创新,这只会导致更多的腐败和官僚主义。」卡耐基梅隆大学工程学院研究员瓦德瓦(Vivek Wadhwa)说。他曾著有《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员:我们的技术选择如何创造未来》一书。

瓦德瓦认为,中共要实现人工智能的宏大目标存在很多障碍,因为创新的源头是「具有不同想法、敢于冒险以及挑战权威的人」。

「在承受风险和技术发展方面,中共只是一个孩童,而美国是领导者」,他举例说,科技创新和研究项目在美国各地进行,不像在中国只有「少数大公司和政府实验室」在进行。

多伦多大学商业教授、《预测》一书作者甘斯(Josha Gans)认为,非常关键的一点是「中国科技巨头并非独立于政府运作,这让其研发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而目前虽然不清楚美国政府对AI研发的未来支持变动,但美国「仍然拥有最具活力的创新经济」。

他说,比数据更重要的是创新和科学研究。在科研的许多重要方面,美国的AI行业都更加自由,他认为,美国未来依然是AI科学前沿的领导者。

而4月,美国政府对中国通讯巨头中兴通讯的出口制裁也再次证实,中共在基础研发方面,尤其是自主芯片领域的缺「芯」常态。

美企的现实困境:市场与技术的权衡取舍
在面对中共国家支持的发展人工智能竞赛中,美国企业的处境相当尴尬:一方面美国大的芯片高科技企业有较大份额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他们也为中国机构或公司提供技术培训、训练本地研究人员,以及合作研发。

因为中国人口数量庞大,人工智能依赖于大的数据,这也是西方公司纷纷进驻中国、合作研发的一个原因。在中国设立人工智能公司马龙科技的首席技术官斯科特(Matt Scott)表示,这个领域存在跨界合作。 「有时我们合作,有时互相挑战,有时也互相激励。」马龙科技与清华大学合作创办联合实验室。而斯科特10年前是微软的机器学习工程师。

有时候,甚至西方公司为了中国市场甘愿送上门。 《纽约时报》去年11月曾报导,在华盛顿官员开始阻止中共收购高科技企业时,一家美国公司用了一个办法帮助中方躲开限制。

超微半导体公司(AMD)通过授权代替出售,将它独家的微芯片设计寄往中国,逃避当局审查。中方企业在获得该项技术后,开始制造自己的产品,而超微半导体公司从中也获得丰厚回报。

而IA芯片排名第一的英伟达公司,去年推出新款绘图处理器后,也向全球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发放30套样品,其中有三位研究人员都是跟中共政府合作的人士。

英伟达公司表示,派发样本是帮助扩大产品销售的常见做法。同时,它还为使用其芯片的中国机构或公司提供技术培训、训练本地研究人员及本地研发。该公司有两成业务来自中国,目前未在中国大陆成立合资公司。

不过,卡耐基梅隆大学瓦德瓦认为,外界可能夸大了中共现在的大数据优势。他表示,新的人工智能技术跟今天的工作原理完全不同,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不再需要那么大的数据。同时,他也提醒说:「中共窃取(技术)跟其他国家不一样。」

再退一步说,即便中共巨资投入人工智能研发,美国企业的在华合作、合资公司也很难直接收益,因为其已被视为超越对象、并早被排挤到在收益对象之外。

美警惕中共国家资本扭曲全球供应链
上周五(4月27日)路透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说,美国政府可能会扩大审查人工智能(AI)等高科技领域的中美企业非正式合作。

中共公然无视知识产权规则和盗窃商业秘密的行为一直在激怒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近期提出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作为因担心中共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以及美国技术被强制转让的严厉惩罚。

同时,川普政府正加强对中资企业在美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并购审查。过去,美国政府对投资和企业并购领域的审查很少与国家安全挂钩。

不过,目前审查企业非正式合作只是初步构想,并不清楚川普政府或美国会是否会行动,也不明确哪些企业的非正式合作会被纳入新的审查范围。

一位为国会议员修订与加强美国的外国投资规定提供咨询的消息人士告诉路透社:「我认为除了加强监管之外别无选择,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最终结果将是中国(中共)企业发展壮大,他们将在10到15年的时间里挑战我们的公司。」

人工智能领域受特别关注是因为该技术可能被运用到军事领域。同时,它也是中共列入「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产业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